追蹤
彩虹橋+相對論=長不大!?
關於部落格
不想長大,只想永遠沉溺,專屬於自我的孩子…永遠永遠停留在記憶裡,最美好的那一刻
  • 62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收不到訊號..」

打電話給他做什麼?朋友看著皺眉頭的我,小心翼翼地問。我也說不上來,絕非想重修舊好,畢竟分手不是兒戲,我們也錯過了玩切八斷、打勾勾的年齡。 或許,只是想問他一句,「你好嗎?」也或許言下之意是「沒有我,你好嗎?」更或許,我是想知道,「沒有我,你怎能過得好?」 「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收不到訊號..」 當我在紙上畫下第十七個正字,我告訴自己該停止這瘋狂的遊戲,因為,每完成一個正字,心上的缺口益發難以粉飾。 但是我卻無法讓自己停止想像;想像他在某個我無法到達的世界裡盡情歡像他在沒有我的沙漠裡找到他渴盼已久的綠洲;想像他在擺脫我的蔚藍海洋裡下錨停駐。 嫉妒逼人發狂,想像要人自殘,我將第三杯黑色俄羅斯一飲而盡,雙頰泛紅得像是濃妝豔抹、惹人發笑的小丑。 「回家吧?妳已經醉了..」朋友攙著腳步搖晃的我走出昏暗的Cafe,我還不死地按了重播鍵。 「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收不…到訊號…」對著話筒,我牙牙學語似地學著那該死的電話錄音唸著,然後在朋友車上笑得像是失了魂,但是,我的意識清醒,我發誓,只是難以抵擋那深刻的痛楚在心底恣意流竄的灼熱,於是佯裝失控。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朋友將車停在我家門口,拉起手煞車、按下雙黃燈,無奈地搖頭。 我默默流淚、無語。 是呀,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贏了自尊,輸了愛情的我,最後,只是驗證了自己的愚昧。 我以為我會過得很好,就算痛苦也只是因為不習慣身旁少了固定的體溫,只要忍耐個一陣子,就可以自由得像是足以飛上青天歌唱的黃鶯。事實上,我讓自己成了失去整片天空的麻雀。 他只是偶而不夠體貼,不懂得壞男人哄騙女人的甜膩伎倆,面對前女友打電話討救兵時學不會拒絕,我卻奢望將他塑造成筆下小說裡的完美男主角,然後結結實實地要自己讓位,委屈地扮起女配角。 喔不,這下可能只是個跑龍套的角色了。在我聽聞他和她舊情復燃的流言後。 為什麼心碎了,人還是可以行屍走肉地活著?我還是能照樣吞下一碗味增拉麵、三杯燙喉的黑色俄羅斯,並且用端整的字跡記下打手機給他的次數?我想,或許我是試圖用這樣的方式要自己明白自己依舊活著,再痛,也必須面對。 「若是妳還愛他,為什麼要硬把他推給他那個死纏爛打的前女友?」朋友不解道。 「我只是沒有安全感..」這句沒有骨氣的話竟然自我顫抖的唇間溜了出來。 「那就坦白告訴他啊..」朋友的火氣上來了。 「說不出口..而且,我不要強留住他」話還沒說完,我又哭得唏哩嘩啦。 「拜託,他都已經開口要求復合了,是妳自己硬是擺架子把他趕出門,我看妳是吃飽了沒事才演起八點檔的悲情女主角..」朋友乾脆熄了引擎,打開車窗。 我無言以對,體內水分的快速流失讓我喉頭乾得像是要著了火。 「謝謝妳陪我,我要上樓了,喉嚨好乾、頭好痛..」 「和我客氣什麼,只是妳那倔強又彆扭的個性真該改一改,沒有幾個男人受得了妳這樣折騰,知道嗎?至於現在這個,要是討不回來,就當學個教訓..」 我點點頭,開門下車,目送朋友的車消失在巷口,卻不想立刻爬上位於四樓的窩。以前我們若是有了爭執或是冷戰,最後,他總會買了我最愛吃的加熱滷味在住處門口,等我。 是,我期盼這一上樓就會看見他溫柔的眼神,但是,我知道那要比看到外太空飛碟的機會還來得低。 「您所撥的電話,目前收不到訊號..」 上樓前,我完成了第二十個正字,要自己死了這條心,然後拖著疲憊的步伐爬上四樓。果不期然,門前除了今天早上懶得拿的報紙還有幾張宣傳單外,連隻貓的影子都沒有。 我的心在絕望的谷底盪鞦韆,所有甜蜜記憶是將鞦韆盪得老高的助力。 進了門,茶几上的電話答錄機閃著希望的紅燈,我衝了過去按下按鈕,豎起耳朵聽著。 「嗶~您有一個留言,收到的時間是十三點十分。」 「masa,我是小莉,妳上次答應我的稿子給是不給?我知道妳最討厭人家打手機和妳催,所以識相的打電話留言,妳也別拖得太兇啊~掰啦~」 「倒帶重聽請按一,刪除請按二..」 接下來,我什麼都聽不見,適才燃起的希望,在三秒內化成灰,恥笑我多餘的奢望。 我痛哭失聲。 直到門鈴聲響起我還胡亂拿起話筒喂了兩聲才驚覺那是門鈴。 隨手抹去臉上的涕淚縱橫,我開了門,赫然發現門前空無一人,這時不得不慶幸自己的味覺仍保持貓的靈敏,因為那讓我發覺了掛在門把上那袋熱騰騰的滷味。 是他! 我顧不得腳上什麼都沒穿,便衝下樓,在他停在巷口的車前攔住了他,他一把扶住了氣喘吁吁的我。 「妳怎麼這麼狼狽?」可惡,他還是一根腸子通到底,我這麼狼狽難道是為了訓練自己光著腳丫跑百米? 「你別管,我只要你告訴我,為什麼整個晚上你的手機都收不到訊號?」 「因為我沒帶手機啊~」他一臉無辜。 「那..你為什麼剛剛不等我開門就走了?」 「因為,我怕妳把滷味潑到我臉上..」他說得煞有其事。 「我哪有那麼潑辣?我..我今天一直打電話給你,都找不到你..好不容易你來了,還跑給我追..」第一次,我不計形象的哭倒在他懷裡,還說著這種要是能倒帶,註定會被我一刀剪去的蠢話。 「乖,別哭..」他的懷抱裡依然有能讓我安心的味道,無可替代的。 我好不容易止住了淚,便抬頭問他,「聽說,你和她復合了?」話還沒落地,他就把頭搖得像是震動電池。 我忍不住笑了,這次,我沒有問他是真是假,而是直接吻上他的唇,因為,我是這麼地愛他,愛到壓根兒忘記自己身上沒帶鑰匙就光腳跑出來追他;深怕一放手他就會永遠 消失。 後來,我們隔天下午才一同去找了鎖匠開門,因為,我終於決定在他那兒,過夜。 p.s:原來,是該死的倔強讓愛情,收不到訊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